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25th Feb 2010 | 政治 | (259 Reads)

Picture

前言 

《基本法》第45條和第68條,規定了香港政制發展的原則及方法,當中包括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的產生辦法,最終是要達至行政長官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產生、立法會全部議員普選產生的目標。

然而,在200512月在立法會就有關07/08選舉方案的表決中,反對派綑綁式否決了獲得大部份支持的政改方案,導致香港政制發展原地踏步。 

2012年兩個選舉辦法報告 

20071212日,行政長官向全國人大常委提交《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制發展諮詢情況及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闡述香港政制發展的需要和建議。

 

全國人大常委審議報告後,於20071229日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指出︰「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政制發展的法律基礎 

香港政制發展的法源來自《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就《基本法》作出的若干解釋及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單一制國家,透過《基本法》作為授權法律落實「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並無剩餘權力,任何政制發展必須遵循《基本法》,以及人大常委根據《憲法》第67條及《基本法》第158條對《基本法》的解釋。

 

香港政制發展之法律程序,必須要走「五部曲」。於200446日,全國人大常委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訂定以下政改五部曲︰(1) 由行政長官向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2) 人大常委決定﹔(3) 全體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4) 行政長官同意﹔及(5) 人大常委會批淮或備案。

 

除了《基本法》訂定之「循序漸進」和「實際情況」原則,「均衡參與」、「行政主導」及「繁榮穩定」均為具有法律地位的政制發展原則。於2004426日,全國人大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有關問題的決定》,指出︰「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任何改變,都應遵循與香港社會、經濟、政治的發展相協調,有利於社會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的均衡參與,有利於行政主導體制的有效運行,有利於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等原則。」

2012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 

特區政府成立後,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之委員人數穩步提升。第一屆(1997年)、第二屆(2002年)及第三屆(2007年)選舉委員會人數分別為400人、800人及800人,由第一屆到第二屆增加的人數為400人。

 

按照「循序漸進」原則,應該適量地增加選舉委員會人數,讓更多積極人士進入建制,以增強委員的代表性。因此,2012年選舉委員會人數可以增至1200人,以使每次的增幅均為400人。

 

在符合「均衡參與」原則下,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應該維持四大界別的委員人數均等,即每一界別的增加人數應為100人,以確保社會不同界別獲得充份代表。為加強參選人的代表性,提名門檻亦應該維持選舉委員會人數的八分之一,以確保參選人獲得不同界別人士之支持。

2012年立法會產生辦法 

回顧過往立法會產生辦法,第一屆(1998年)、第二屆(2000年)、第三屆(2004年)及第四屆(2008年)之地區直選議員人數分別為20名、24名、30名及30名(50%),分別佔整體立法會議員人數之33.33%40%50%50%﹔如把區議會的議席計算在內,地區直選或間選議席分別佔35%41.67%51.67%51.67%。第一屆至第三屆立法會地區直選或間選議席穩步增加,符合「循序漸進」原則。 

參考普遍認為民主的國家和地區,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均為民主選舉,並按照不同地區的實際情況分別採用。例如美國的選舉人票制度及英國首相的產生辦法,均採用間接選舉模式。區議會之立法會議席為地區間接選舉產生,符合普選原則,亦為增加民主成份之體現。

 

立法會議席可以增加至70席,分區直選及功能團體各佔35席,而功能團體新增的五個議席由區議會議員互選產生,符合民主間接選舉原則。回顧歷屆選舉,地區直選或間選議席之歷次增幅約為6.67%10%。如此方案獲得通過,立法會議席全體議席之58.57%將為地區直選或間選產生,增幅為8.57%,符合「循序漸進」原則。


世傑 | 19th Feb 2010 | 政治, 置頂 | (194 Reads)

Picture 

背景 

人民法庭的有效運作,有賴於法官的公正不阿。最高人民法院近年加強反腐倡廉建設,先後制定《關於進一步加強人民法院反腐倡廉建設的意見》、《人民法院監察工作條例》和《人民法院紀律處分條例》,以解決司法廉潔的突出問題。 

然而,在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指出︰「去年以來,各級法院以更大決心、更大力度查處違紀違法案件,決不姑息遷就,共查處違紀違法人員712人,其中追究刑事責任105人。」由違紀人員的數目可見,司法不廉、司法不公的問題依然嚴重。

法院財務管理  

法官的薪俸及退休金是否充份,對司法廉潔起著重要的作用。為切實加強反腐倡廉的司法體制建設,法官的薪俸及退休金應當充分,與其地位、尊嚴和責任相稱。

 

在現行的有關法律和法規下,對法官的工資提供了若干保障。根據《法官法》第三十六條,法官的工資標準,根據審判工作特點,由國家規定。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加強法官隊伍職業化建設的若干意見》第十條,法官一經任用,除正常工作變動外,非因法定事因,非經法定程序,不得被免職、降職、辭退或者處分,以保障法官的職業地位,加強法官職業化。

 

人民法院的財務管理,由同級政府編制財務預算,並按《預算法》之所關規定,再經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審批。根據《人民法院財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六條,人民法院預算按現行財政體制分別列入同級財政預算。財政部門要根據人民法院所擔負的工作任務,按照國家有關政策的要求,保障人民法院履行職能所需經費。

獨立諮詢組織 

世界不少的司法管轄區,均設位獨立的法官薪酬諮詢組織,以保障司法廉潔及司法獨立。

 

以香港為例,舉凡關於法官及司法人員薪酬和服務條件的事宜,有關當局均須諮詢司法人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 (Standing Committee on Judicial Salaries and Conditions of Service) (下稱「香港司法委員會」),其主席及四位委員均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委任。

香港司法委員會是一個諮詢組織,政府及行政會議在有需要時作出最後決定。有關薪酬和其它對於薪酬架構及服務條件的改變,如果涉及額外開支,則需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批准。 

由於香港司法委員會由本地具聲望的人士出任,就法官薪酬提出的意見具權威性,政府對法官薪酬的影響性較低,法官因而能夠更獨立地審案及作出判決,亦不容易受到外部不當利益所影響。其它司法管轄區所設立的類似組織包括︰英國最高級人員薪金檢討委員會 (The Review Body on Top Salaries) 及澳州薪酬審裁處 (Remuneration Tribunal)

建議 

本人建議考慮在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法官工資諮詢委員會,作為獨立諮詢組織,就法官的工資提出建議。諮詢委員會應就當地各級法官的工資,進行研究調查、職位分析及撰寫報告及建議。諮詢委員會隸屬於各級人大,有助於體現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及發揮人大監督的職能。

 

諮詢委員會的組成應為社會各界有關人士,包括黨政領導、法律界人士、財經界人士及工商專業人士等。法官或退休法官不應被委任作為委員,以避免利益衝突。

 

諮詢委員會應就法官工資水平訂立明確考慮因素,當中包括維護司法獨立、吸引有資格勝任的人擔當及留任法官、職級、工作量、工作效益及效率、公務員工資水平及通漲及工資增長等經濟因素,並且在沒有合理理由下,不得削減法官的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