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26th Jul 2009 | 自己 | (1038 Reads)

McDonald's logo 

這天路過佐敦,到麥當勞借用洗手間,恰巧正在舉行一位小朋友的生日會。我從來沒有留意過小朋友的生日會是如何進行,亦有空閒時間,所以,我找個附近的坐位,坐下來靜心觀察。

十多位小朋友在麥當勞服務員小姐的帶領下,正在玩一些遊戲。數分鐘後,服務員小姐突然關上生日會專用區的燈光,然後叫小朋友們一同閉上眼睛,倒數十下。這個時候,另一位服務員用一架手推車,把一個生日蛋糕送進生日會專用區。小朋友倒數後,張開眼睛,看到蛋糕後十分興奮。

這個時候,生日的小妹妹被送到蛋糕旁邊,她原來穿上了公主服,家長們拿着相機圍着拍照,小妹妹閉上眼睛,許下心願,吹熄蠟燭。此時,我在細想,回憶小時候我也曾參加過麥當勞生日會。

當年,我正在就讀九龍塘根德幼稚園,有一位同學生日,他的家長為他在太子一家麥當勞搞了一個生日會。我覺得,其實對於就讀幼稚園的小朋友來說,沒有什麼友誼的概念,同學主要就是玩伴,關係基本上透過家長來維繫。在家長們的籌備和推動下,媽媽帶我參加了一位男同學的生日會。

究竟生日的那位同學叫什麼名字、生日會的具體過程是怎樣,我已沒有什麼印象; 但個別的映象和圖畫,我仍模模糊糊地記得。

這時我在想,將來我有我的小朋友時,我會否為他搞一次麥當勞生日會呢?答案是肯定的。我認為,對於小朋友的成長,不同及多範疇的經驗十分重要。縱使小朋友未必明白生日會的意義,也未必記得你帶他去每一個地方的具體情況; 但對於小朋友來說,他增進了一點見識,多了一點人生經驗,這是成長的一部份。成大後,就成為了他的回憶,也構成了他童年的一部份。

除了參加別的小朋友生日會,我突然想起,我小時候爸爸媽媽曾經在家為我舉辦過一次生日會。有一個白色的蛋糕,我爬上了桌子,把蠟燭吹熄,拍下了有趣的相片。人長大後,小時候每一個零零碎碎的片段,也是至寶; 父母為你作出的每點付出,也是永恆的懷念。


世傑 | 20th Jul 2009 | 政治 | (156 Reads)

 

新世界主席及常務董事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表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特權法」)違反《基本法》,理由為《基本法》只賦予該特權予立法會全體,那麼運用該權力起碼需要立法會過半數議員同意,並且不能下放該特權至立法會的專責委員會。

 

此論點涉及權力下放的問題,本文試闡釋本人的一些看法。

 

所謂有權有責,權力總帶來相關責任。社會就此的一般共識為,權力可以下放,但責任不可以下放 (「權放責留」),即是擁權者可以下放權力,但不會因為下放權力亦同時下放責任,他仍然需要負上因該權力帶來的任何責任。也就是說,如被授權者在行使該權力時犯上錯誤,下放者依然需要負上全責。

 

舉例說,在公司法,公司旳行政管理權在董事會全體,董事會有權把任何行政管理權下放,例如聘請總經理管理公司。但如果在管理上出現任何問題,董事會依然需要負責,不能歸咎於總經理而逃避責任。此外,在僱傭關係中,若僱員在其工作期間,因疏忽而導致第三者有任何損失,僱主亦需要負上有關連帶責任。

 

以上例子說明,在一般情況下,只要責任保留在賦權者本身,授權是允許的。如將「權放責留」理論套用在新世界司法覆核的事件上,立法會只要全體會議同意授予該特權予專責委員會,理應允許。 

 

順帶一提,雖然法理如此,但我們必須瞭解到特權法是於1985年通過,就是中英簽訂聯合聲明的後一年,也亦是英國企圖「民主化」香港的一步棋子。在成熟的民主地區,該權力的存在無可厚非。但香港正在循序漸進地推行民主,政黨政治和市民意識均遠遠未及民主國家,該特權在香港回歸後,是好是壞難以一概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