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7th Apr 2007 | 政治 | (1266 Reads)

 

在資本主義社會,利潤最大化是企業的基本規律。若然社會人士希望企業在放棄利潤的前提下,覆行企業社會責任,是不設實際的,亦是不可能的。從法律的角度看,企業除了接受有關法律規範,並沒有其它責任。事實上,縱使法律對企業有所規範,不少企業還會選擇在犯法的邊緣運作,只要謹謹不犯法便可了,更不論什麼社會責任。 

當人們提到企業社會責任,由於該片語用了「責任」二字,顯得企業覆行該等責任是應該的、道德的和合情合理的。然而,經濟學上,從企業的本質和成立目的看,企業的根立存在意義是利潤最大化。在市場經濟下,企業的各自利潤最大化,在消費者選擇和價格機制下,政府的合理干預和無形之手將會帶來最大的社會效益。 

企業社會責任是意思非常廣闊的名語,當中包括企業管治、員工關係、股東和董事分權、周年大會、透明度和公益事業等等事項。要有效理解社會責任這個慨念,我們必須做一個區分,就是要把責任分為法律要求的和非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對於一般公司,會受到《公司法》及行業法規所規範,而上市公司更會受到《上市規則》的規範,因而對企業管治更加嚴格。從經濟學上,由於犯法的成本太大,公司是會覆行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可是,對於非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若然企業不能在覆行中獲得任何利益,例如如果企業不能在贊助慈善機構中得到任何市場宣傳效果,企業在經濟學上是不會覆行任何的非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 

在當代最流行的公司制度下,企業的擁有者是股東,而企業的管理者是董事。董事負責公司業務上的日常運作,而所得的利潤最終歸股東所有。董事由公司任命,而公司由股東控制,因此,董事必須向股東負責。股東與公司的關係是投資關係,股東們拿著資金,尋找合適的投資機會,而投資的目的是利潤回報。若股東希望做點公益善事,最直接的方法是把手上的資金直接投進公益事業,不用先投資到公司,然後再間接地透過公司覆行社會責任。若公司的董事在妄顧公司利潤的前提下,增加成本或減少收入地覆行社會責任,從法律上,由於董事和公司之間有信託關係,董事或會因此而負上法律責任,被視為有損公司利益之信託失職,需要對受損的股東作出賠償。 

不少社會壓力團體,致力於推動企業社會責任。他們透過宣傳和運動,鼓勵和表揚在覆行社會責任上傑出的企業。從經濟學看,被視為積極覆行社會責任的企業,名譽和形象得以提升,顧客對公司的觀感會增強,從而增加對公司產品和服務的消費,進而令企業增加利潤。在企業的立場,覆行社會責任是宣傳的一種方法,往往是由市場部、公眾關係或企業傳訊部門所負責,可以說是對謀取利潤的其中一項手段。 

一般而言,壓力團體甚至政府,對於推動企業社會責任是重要的。但我們要清礎明白,企業覆行社會責任時,並非出於他們的「善心」,企業的本質從來也只是謀取利潤。推動社會責任的重點在於提升覆行社會責任企業的形象,讓公眾對該等企業形成良好觀感,同時設法運用他們的活動和宣傳方法,為支持社會責任的企業提升聲望,協助企業賺取更多利潤。 

要注意的是,政府在推動企業社會責任的過程中,不應給予任何金錢上的補助,因為政府本身可以直接推行公益事務,甚至進行立法,根本不需要間接地透過企業進行,效果亦不會理想。企業自然會基於利潤、業務和形象上的考慮,按市場原則適量適時地投入社會責任事務。 

從實證主義角度看,任何關於企業「應否」擁有或覆行社會責任是無謂和多餘的。「應否」是形而上學的問題,不能夠被經驗世界證實或否證,價值判斷在沒有統一的基礎下也推論不出一致的結論。對於這個問題,正確的進路是去研究有什麼責任是較為重要的,這就應該透過立法規定,逼使企業覆行。同時要研究有什麼責任是在社會公益的角度可取的,那就應該透過壓力團體和政府鼓勵和推動。對於「應否」問題,我們必須弄清「責任」的哲學本質,那才不會被捲入無謂的形而上爭拗。


世傑 | 7th Apr 2007 | 政治 | (1434 Reads)

 

國民教育主要涉及「國家」和「民族」兩個慨念。

對於香港來說,「國家」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的慨念本身包括了政權的意思,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表明中國共產黨為中國的執政黨,因此,對當代中國以言,「國家教育」是對於有關中國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共產黨知識的教育。

民族的具體涵蘊較為不確定,較為確定的意思也只是近兩三百年才形成。對於中國,廣義來說,「民族」是指中華民族﹔狹義來說,對香港以言,主要的民族成份是漢族。中國合共有五十六個民族,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因而產生不少民族問題,民族自治區為處理民族問題的其中一個方法。民族教育涉及中華民族的演化歷史、民族國家慨念、文化等知識。

綜合來說,「國民教育」就「國家」和「民族」的區分分析,可以視為國家政體和民族文化的教育,當中政治歷史和文化歷史更為重要。 

不少香港人有「大香港主義」,輕者看不起中國,嚴重者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大香港主義」形成原因包括︰當代中國的政治經濟實力事實上不如西方國家﹔香港經歷英國殖民地統治,缺乏國民教育﹔不少香港人曾到外國留學,深受西方政治學說影響,認為中國是獨裁國家,接受西方醜化中國的邏輯。縱使如此,香港對祖國的認同和發展仍是樂觀的。隨著國家經濟的迅速發展、政治軍事實力增強及文化產業的多元化和豐富,香港人越來越對身為中國人的身份感到光榮。 

香港不少電影映射內地人士缺乏文化。然而,隨著社會進步,越來越多國內人士有能力到海外留學或就業,學習西方有用文化,同時保留中國的有益文化,提升國民整體質素。內地與香港的學術、商業和政治等交流日益增多,讓香港人對國內情況有更多瞭解,有利於推動國民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 

香港現時的國民教育主要在普及《基本法》、中港學術文化交術和國家慨念的宣傳。政府應抓著良好勢頭,加強政權和歷史教育的力度,令香港人對中國近代歷和黨史有更深入的認識。不少調查發現,香港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架構和中國共產黨歷史認識不足,而政權和歷史是構成國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份,應該加強在教科書的落墨和實踐上的認識。 

不少人認為國民教育是不需要或不重要的。從道德層面講,集體主義和利他主義是人際關係的基礎,亦是人性優點的顯現。從利益層面說,國民的團結對軍事國防十分重要,尤其在全球化經濟競爭的大趨勢下,國與國的政治軍事競爭劇烈,國民團結不單不是落後思想,而是對個人對國家都十分重要的戰略考慮。 

政治和經濟實力是影響國民對國家認同感的重要因素。國民教育的前提是增強國家的實力,因此改革開放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戰略是首要的。香港人亦應該拋開以往的中國落後思想,集中和協助祖國的發展,亦要明白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祖國與香港利益是一致的,中港闗係只有合作和互助關係,並不存在任何敵視成份,更不應接受任何西方分裂思想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