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10th Mar 2007 | 政治 | (928 Reads)

 

 不少香港的民主派人士,把英美的政治制度視為理想,認為英美的政制是民主的最高典範。事實上,不論英國還是美國,不符合他們所說「一人一票」的地方很多。本文以英國的上議院為例,指出英國現行的國會並非一般人認為的民主,進而帶出民主必須經過一段發展的時間,及《基本法》循序漸進原則的背後因由。 

英國的基本政制是「議會至上」的西敏寺國會制度。簡單而言,就是逢經過上下兩院,並得到國王批准的決議,會被視為國家的最高權力,擁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與其衝突的法例,也當被推翻。下議院又被稱為平民院,以地區單議席單票制選出。順帶一提,單議席單票制會導至議席比例與選民支持比例不對等,這亦是違反民主的一例,將有另文詳述。上議院亦被稱為貴族院,包括神職人員、大法官和終身議員等世襲和委員議員,由於其委任性質,上議院並不合符民主原則。 

1911年前,上議院與下議院擁用相同的權力,即是每一條法案必須同時獲得兩院的批准,加上國王的認可,才能成為法律。由於上議員並非由民主方法產生,那些法律並不擁有完全的正當性,也不民主。於1909年發生了一場憲制危機,因而國會訂立了《國會法1911》,並把法案分為三類,限制了上議院的權力。第一類法案為財務法案,若下議院通過後交給上議院,而上議院一個月內不通過,則直接跨過上議院,獲取國王批准。第二類法案為非財務法案,對於所有非財務法案,上議院有權把其拖延,最長為三次連續的議期並多於兩年,過了此期限,法案不需要上議院的通過也能直接獲取國王批准。第三類為關於延長下議院任期多於五年的法案,這類法案則依舊需要上下兩院的批準。《國會法1949》進一步削減上議院權力,把第二類法案拖延期限減至兩次議期及一年。此後,上議院的權力並未有重大改變。直至近期於20073月,下議院才通過把上議院改革成普選議院的法例,可是這法案還需要上議院和國王的批準。 

重温了以上的上院議改革歷史,我們可以得出以下三點結論。第一、1911年前的英國政制,至少有一半是不民主的,因為上議院並非由選舉產生,卻擁有與選舉產生的下議院一樣的權力。請注意,這樣一半的不民主,發生於一百年內,也是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之後,可見「有民主才有發展論」是站不住腳的。第二、縱使經過《國會法1911》和《國會法1949》兩次削減上議院權力的政制改革,英國的議會還不是民主,因為至少非選舉產生的上議院仍有拖延法案甚至否決法案的權力,而這種權力延至今天。那些經常引用英國為民主典範的民主派人士,或許不知道這個英國國會的不民主性。第三、縱使最近英國的政制改革成功,能夠把上議院改革成普選的議院,我們要注意的是,由上議院於十四世紀成立至今,經過了差不多七百年,若由1911年第一次削權開始計算,也經過了差不多一百年。可見,縱使在西方先進國家,民主的發展需要時間,絕不能一步到位。 

反觀香港,回歸前香港是殖民地,回歸後香港人才真正的當家作主,《基本法》也訂立了政制發展的循序漸進原則,這與西方的政制發展史是一致的。由特區政府成立至今,只有約十年時間,不少民主派人士要求一步到位,漠視政制發展規律,為了奪權把普選抄作成第一議題。香港人應多學習和參考外國的政制發展經驗,才會明白循序漸進原則的背後原因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