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31st Dec 2006 | 短評 | (738 Reads)

原來租雞記的車去機場,可坐5人,放很多行李,只是約200元,怪不得那麼多人叫白牌車...


世傑 | 30th Dec 2006 | 短評 | (261 Reads)

薩達姆1937年出生於農民家庭,1960年即23歲時入讀開羅大學法律系。他參政於更早,20歲便加入了阿拉伯復興社會黨。1979年,只有42歲的他當選了伊拉克總統。一年後發動持續8年的兩伊戰爭,1990年即53歲時入侵科威特,引發海灣戰爭。

從個人能力角度,薩達姆是政治力很高的強人。從政策層面,他的種族滅絕違反人道。和平和發展是國際上的兩大課題。和平代表穩定,有穩定方能發展經濟,經濟繁榮才能改善民生。

據報他行刑前,並沒有發抖,表現非常鎮定。或許他是一個真正的強人,或許他有強烈的宗教信仰。


世傑 | 29th Dec 2006 | 政治 | (296 Reads)

事實上,民主黨的確吸引到不少年青人支持,甚至入黨。不少民主黨黨員是由學運搞起,成了名,畢業後隨退入黨,參選區議員,做地區工作,當中較有名的包括陶君行、關永業、黃俊煒和李偉民。首先要探討的,是為何民主黨能吸引那麼多年輕人呢?

民主黨的首要口號是「民主」,他們支持的是極端民主,就是在不顧及實際情況下,要求即食民主,歸根究底,是為了要奪取政權。可是年輕人往往會受其「真理鬥士」的虛假形象所影響,以為民主黨代表了偉大理想,因而希望加入,成為「有理想」青年的一份子。

2006年12月的民主黨中央委員會選舉,進一步揭露了民主黨的內部矛盾。少壯派在大佬獨裁的情況下,苦無上位之路,唯有搞黨內鬥爭,爭取加入黨中央。然而,在李永達、張腎登和林子健等內鬥高手主持下,為此一早搞了個《五人小組調查報告》,不但沒有舒和少壯派不滿,還激化了黨內矛盾。

作為旁觀者,我希望帶出的信息只有一個。千萬不要以為民主派人士是什麼民主鬥士。他們之所以要求盡快普選,只是為了首先偷得市民支持,然後奪取政權。民主派對政治和經濟現實之不顧,為反對而反對,對香港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只會帶來災難。


世傑 | 28th Dec 2006 | 短評 | (265 Reads)

由於台南地震,破壞了海底電纜,上不到的電郵包括hotmail, gmail同yahoo,全是我最常用的賬戶。幸好每個電郵的容量大,否則,若電郵超過容量,會自動刪除,後果嚴重。

我算是很遲才上網的一群。雖然1992年買了第一部家用電腦,但接駁上網是1999年的事。未上網前,電腦最大的用途是打機,主要是三國志。最喜愛和最擅長的遊戲,應該就是三國志吧。至於街機,擅長的有beatmania、daytona和街霸。還記得,當街霸在我小學時推出,還被稱作「快打旋風」呢。


世傑 | 27th Dec 2006 | 短評 | (226 Reads)

今天早上聽收音機,才知道昨晚台南地震,還說香港也明顯地感受到。昨晚8時,我不在香港,感覺不到。記得約數月前,香港地震,那時我在公司,還以為有輛大貨車走過。

一有災難,令人想起最重要的人。日常工作繁忙,娛樂活動頻頻,往往忘記身邊重要的人。常常要到生死關頭,才願意對重要的人表示心意。要謹記,應當在適當時,關心愛護重要的人,不要令自己後悔。


世傑 | 26th Dec 2006 | 短評 | (306 Reads)

我從來欣賞企業家,企業精神的要求比任何專業職業還高。一個傑出的專業人士,最多只是考試能力較高和經驗累積較多。但一個成功的企業家,除了要求行業知識,還需要大量各方面的知識、待人處事的能力和經驗,就是世情,李嘉誠說過︰「世情才是大學問。」特別在市場經濟下,商場如戰場,經營公司就象帶軍打仗。

我最欣賞的商人包括李嘉誠、王永慶和Richael Benson。


世傑 | 25th Dec 2006 | 短評 | (240 Reads)

買了軟硬天師的long time no see演唱會dvd。他們坦白承認,只是因為這次演唱會,才會重聚。這就是中年危機吧,正正反映在林海峰的「男子組」。林海峰生了個女兒後,十分發奮,一年多內,搞了兩次棟督笑,一次軟硬演唱會。經濟壓力很大呢!

我一直欣賞林海峰,覺得他才了搞笑外,也很有內涵。以前老人苑,搞笑的主要是林海峰,搞笑的整古電話也是林海峰。事實上,他還很年青,仍大有前途呢。


世傑 | 23rd Dec 2006 | 政治 | (242 Reads)

 

要瞭解選舉政治,必須明白政治二分的規律。若選舉制度存在,兩派鬥爭實屬正常,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英國的保守黨和工黨,均表現兩極化。政治二分是社會的規律,縱使一黨獨大的日本自民黨和新加坡人民行動黨,雖然政局上沒有兩大黨,但黨內必有兩大派。

政治二分依劃分方法而言,有兩大類。一是經濟二分,二是政制二分。

先談經濟二分,例子有英美等西方國家,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主要的分歧在於經濟政策,共和黨較信奉自由經濟,民主黨則較傾向福利主義。並不是說共和黨沒有福利主義和民主黨沒有自由經濟思想,只是左傾一點和右傾一點的問題。傳統上,較保守、信奉自由經濟和重視建制的被視為右派,較激進、傾向福利主義和重視人權的被視為左派。

較複雜的是政制二分,劃分的基礎是兩大派別對政制的立場,香港和台灣地區是例子。在台灣,民進黨較傾向台灣獨立,而國民黨則主張維持現狀和最終統一,這是由於政制立場而產生的政制二分。在香港,愛國務實派較支持基本法訂下循序漸進的政制發展,重視和諧穩定,而反對派則反建制,為反對而反對,反基本法,反政府,反中央,主要為著本身的政治利益,撈取政治利益。民主派與執政前的民進黨非常相似,由於在野,不用承擔執政責任,所以為反對而反對,大開空頭支票,為選票大講謊話欺騙市民,反實事求是,反以市民的最大利益為依歸。

關於經濟二分和政制二分,主要是主次問題。不是說經濟二分的地區沒有政治立場分歧,也不是說政治二分的地區沒有經濟政策上的分歧,只是什麼是主要矛盾和什麼是次要矛盾。在發達國家,主要是經濟二分。

當我們明白了政治二分,會意識到香港出現的愛國務實派和反對派是社會現象。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坐視不理,任由反對派胡作非為。相方立場不同,總有一方較符合大眾利益,就是以民建聯為代表的愛國務實派。回歸初期,不少市民未能看到反對派的自利本質,也看不清他們政治技倆,以為他們是道德衛士,真理使者,甚至稱呼他們為民主戰士。發展至今,反對派的本來面目已被識破,人們已看到他們為一己私利而反大眾利益的行為,他們內部亦四分五裂,所謂的政治明星更變成叛港走狗。

以往的愛國愛港人士,為求和諧穩定,避免分爭,往往不會對反對派採取強硬態度,也較少作出全面的抗爭。然而,若我們明白政治二分的現實,我們必須正視及面對兩派的鬥爭。愛國愛港人士代表全國全港的整體利益,亦要堅定立場,勇於與反對派鬥爭。在宏觀局勢上,與反對派的鬥爭可以區別處理,統一戰線,但我們亦要明白到,與死硬反對派的深層次矛盾是不可協調的,應付的方法只有鬥爭。你不政擊人,別人也會不停攻擊你,這是制度使然。


世傑 | 22nd Dec 2006 | 短評 | (181 Reads)

據悉泛民檢討選舉結果,得出兩個結論,其一是選民都希望一個有競爭的特首選舉;其二是界別的行業利益、公眾利益原來可以二合為一。

我認為這兩個結論都有毛病的。第一、泛民在800席選委中只拿得134席,只占16.75%,選舉結果絕對不能代表「選民」。此外,以2004年立法會選舉為例,泛民共得票1,000,553,而愛國派得票658,327。兩派比例約60.31%:39.69%。泛民只可說是過半數,但絕不能代表「市民」或「選民」。

第二、選委會的劃分主要是功能界別。若「界別利益」和「地區利益」是一致,泛民在立法會功能界別或選委會的得票,與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得票理應一致。事實上,泛民於功能界別的得票比地區直選顯著地低,可見兩者的利益考慮並不相同。


世傑 | 21st Dec 2006 | 短評 | (171 Reads)

田北俊談曾蔭權參選難處,當中提到,曾蔭權較難以自己的班子競選。相反,梁家傑可安排公民黨民主黨為他競選,甚至安排在選舉論壇攻擊曾蔭權。

我不太明白,為何曾蔭權不可安排自己的班子幫助競選呢?三司十一局也可幫曾蔭權助選,不應單單因為他們是現任官員而不助選。在歐美選舉制度,現任總統也可替下任競選者助選,例如克林頓可以為戈爾助選。若曾蔭權能團結支持自己的政黨,為他助競,是政黨政治的進步。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