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世傑 | 30th Nov 2006 | 短評 | (243 Reads)

 

星期二晚上飛機,晚上到了杭州,酒店很美,享受的時間沒有6小時,就要起程了。

中午吃「山珍」,晚上吃「海味」。吃了穿山甲、山羊、山雞、野豬等。那碗湯,可以看到一整隻的青蛙,嚇了一跳。也有一整條小魚的湯。穿山甲跟牛腩差不多味道。由於董事長不好酒,所以不用喝太多酒,他們主要飲紅酒,不喝西方白酒。

星期四坐車的時間多。有一位老總只有33歲,年輕有為呢。

這是四天三省團,到了江蘇、浙江和安徽。

跟客人談話,政委由團開始,軍有政委,大軍區也有政委,大軍區的政委聽命於中央軍委。省委書記同時是政委。所謂「槍干子出政權」,是很合理的制度。

記得張五常曾評論,中國發展迅速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區域競爭。我很同意。不同省份和地區推出政策,爭取外商投資,制造營商環境。以上市為例,地區要多上市公司為榮,所以大力支持及補助當地的公司在境內外上市。中國明清朝開始落後,就是中國周邊缺乏競爭,講求長治久安。看歐洲,歐洲的地形是全世界最不公整的,是競爭的天然重地,解釋了發展的原因。這就是「地理政治」。


世傑 | 27th Nov 2006 | 短評 | (301 Reads)

 

的士的收費方式明顯違反市場運作,但為何會存在呢?可能是行業保護的一種吧。但這種行業保護方法的定價應高於市場,才令行業獲利,例如油站的協議定價行為(cartel)。若協議的定價高於市場,在需求圖中出現surplus,自然會有私下減價的出現。八折的士問題主要在長途客,應重新厘定的士收費,把較長途的每公厘收費減低。

這個情況的相反就是最低工資。若法定最低工資高於市價,將有人願意以更低價提供勞動,或會做成surplus,那就是失業。

張五常提到數名他熟悉的經濟學家壽命︰佛利民九十四歲;艾智仁九十二﹔高斯九十六。令我想起peter drucker,也活到九十五歲。張五常說他們「博殺」,我猜是投入的意思吧。做事當然要專心,一樣一樣才會成功。

內地傳出很多假食物,不少人批評內地人不文明。以純經濟學角度看,「經濟人」是會在不犯法下(甚至犯法下)達至利益最大化。假食物問題的重點不在商人,而在立法執法和監管。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我對中央政策的繼續進步很有信心。


世傑 | 26th Nov 2006 | 短評 | (356 Reads)

Bloomberg終端機

現代投資學主要分兩大派︰基本分析和技術分析。基本分析指經濟分析、行業分析和公司分析。技術分析則有三樣較常用︰杜氏理論、移動平均線和相對強弱指數。

我認為股價的最根本由需求和供應決定,而基本公析的因素和技術分析均影響需求和供應。我同意畢菲特的投資理論 - value investing。就是選擇一些自己於日常生活或深入研究後較有認識的公司,長線投資。

今天補習講了cash flow statement和cost of goods manufactured statement。基本上,多數的公司一是貿易,一是製造。貿易公司用purchases作cost of good sold已足夠﹔而製造公司要處理raw materials, wip, direct material, direct labour, overhead等會計賬項。


世傑 | 25th Nov 2006 | 短評 | (268 Reads)

  Professor Andrews Burrows

管理民事行為,不論是個人還是公司,可視為責任法(law of obligations),簡單說,就是犯錯要賠償。在普通法,依英國普通法學者Andrews Burrows分類,責任法分三個部門︰一、合同法(contract law)﹔二、侵權法(law of tort)﹔三、復還法(law of restitution)。合同法的核心是承諾(promise)﹔侵權法是民事錯誤(civil wrongs)﹔復還法是不公財富(unjust enrichment)。若有合約關係,即協議,則用合同法﹔若無合約關係,但有民事錯誤,則用侵權法﹔若既無合約關係,又無民事錯誤,但有不公出現,則用復還法。關於復還法,舉一例,你錯誤地給了錢人,與那人沒有合約關係及那人沒有民事錯誤,因只是你的錯誤,但純粹你因為你的錯誤與令他得益,在法律看是不公,可透過復還法要求把該筆錢歸還。

民主黨新界東支部選主席,原初是由主流派的劉帶生對少壯派的陳竟明,但昨日劉帶生突然棄選,讓陳竟明可自動當選。主流派是次棄選的背後目的,是讓少壯派不能說主流派「趕盡殺絕」,有「和好放生」之意。這個「放生說」與梁家傑「參選為競爭」的「競爭說」互相衝突,又一次暴露了民主派沒有政治綱領,為反對而反對的投機本質。


世傑 | 24th Nov 2006 | 短評 | (217 Reads)

 

中午到麥當勞買包,有一條隊沒人排,原來有位露宿者在買食物。他頭髮半白,衣著肮臟單薄,褲子穿了許多洞,看到他的屁股,沒有穿鞋子。我在排旁邊的一條隊,在觀察,特別想看看那位售賣員對他的態度。

那女售賣員放下了一個包在托盤,說了價錢收錢,那位露宿者拿出許多硬幣。售賣員找錢給他,他指着托盤,叫售貨員把找換的錢放在托盤上,售貨員放了錢在托盤,他拿出一塊樹葉,放在找換的錢上,蓋着那些錢,我猜他沒有袋子。

他問售賣員要了一杯水,給了他。他還在等另一食物,側了身,讓下一位購買。售貨員說︰「你回位子吧,我會拿食物給你。」他說好,拿着托盤到一個座位,我看着他的背面,小心翼翼的拿着托盤,沒有穿鞋子。整個過程,他和售賣員也很有禮貌,很欣賞那位售賣員沒有歧視他,更欣賞他的禮貌及風度。

心中很不舒服,我買了一個包外賣。我拿着我的找換,走到他的座子,放下錢在他的托盤,我說︰「給你啦。」他很有禮地說︰「多謝。」鄰座的一位太太看着我,直至我離開了店舖。

為什麼一位那麼有禮的露宿者,會過着這樣的生活呢?為何一些綜援人士,會一年去數次旅遊呢?

我很想幫助他,但我不知道該怎樣做。

放工前,跟上司報告了一些工作,她說我講得不錯,寫要清礎一點。我覺得我的表達是可以的,寫還要努力一點。


世傑 | 24th Nov 2006 | 政治 | (1135 Reads)

  

[本文只是初稿,希望大家給點意見]

我不支持梁家傑參選特首,主要因為他犯了「政綱空洞」、「出師無名」和 「自我膨脹」的毛病。

梁先生的政綱最適合以「空洞」來形容,我們先看其「社會福利」的部份,全文如下︰「文明社會必須關顧老弱傷殘及貧窮的人。但很多社會問題不能單憑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福利措施解決,例如家庭暴力、婦女貧窮等。事實上這些問題意味社會及政策失衡,解決方法,也應從矯正這些情況著手。」全段94個字,一項具體政策也沒有。請問各位看過這段政綱後,能說得出他提倡什麼的福利政策嗎?現在看看「公共財政」部份,全段如下︰「現在不是強行推動商品及服務稅的時候。另一方面,隨著人口老化,我們要認真檢討公共醫療服務制度,及改善市民退休保障的需要,我們需仔細研究這些計劃的融資,重新評估及檢討公共財務,以確保資源足夠而同時避免壓抑企業動力及進取的工作精神。」全段113字,用到的官腔字眼包括︰「認真檢討」、「需仔細研究」和「重新評估及檢討」,並完全沒有提及任何具體政策,顯出其空洞本質。再者,梁家傑身為立法會議員,有責任落實「一國兩制」,但在他的政網,卻完全沒有提到中央與特別政府關係,這不單是空洞,更是缺陷。究竟是因為他無視中港關係的重要性,還是因為在內鬥重重、山頭處處的泛民中獲不到共識,要避開此重要議題呢?

梁家傑的競選網站提到他參選︰「目的是為了打開應有的競爭空間」。此外,何俊仁在20061123日撰文亦提到︰「梁的參與不是幻想可以執政,而是爭取「起碼有競爭」」。這「競爭論」有兩個問題。第一、「競爭」應否作為參選的目的?﹔第二、梁先生參選所謂引起的「競爭」,是否對香港有利?參與政務的目的,應該是服務社會,貢獻祖國,提出具體政策,解決實際社會問題。梁先生及其公民黨沒有一套完善的政治綱領、領導班子及規劃藍圖。梁先生並非為「服務」,而是為「競爭」而參選,犯了「出師無名」,英文或叫"improper purpose"。至於所謂的「競爭」是否對香港有利,我認為由於實力相距太遠,所以近乎完全無利,結果反而成為梁家傑的個人「秀」,和浪費政府和市民的時間及資源。舉個例,空工巴士的成立,或許會為波音公司和航空業帶來競爭﹔但一隻風箏的出現卻不會帶來任何競爭,以卵擊石不會令那塊石頭變得更硬。

梁家傑有「自我膨脹」的性格,認為自己高高在上,看不起普羅大眾。在20061022日的《梁家傑論梁家傑 - 投入工作 絕不做「騷」》中,他提到「 硬說梁家傑開始從政便習慣接觸市民,也沒有什麼人會相信」、「的確,最初的感覺有點難堪」和「到今天,梁家傑自評在街上派傳單派報紙,未必百分百自然,但已改進不少」。為何會「不習慣」、「難堪」和「未必百分百自然」?已48歲並有豐富社會經驗的梁家傑,按常理不會不習慣與人接觸。那麼,他會不會是不習慣與「低下階屬」接觸呢?如是,抱有這種心態的人是否適合當特首呢?所謂「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梁先生若成為特首,或許只會令香港更「落後」。   

世傑 | 23rd Nov 2006 | 短評 | (220 Reads)

 

晚上與同學相聚,到了世貿的Rice Paper吃越南菜,很齊人,依座位序,有percy/may/ kate/ winnie/ estee/ patrick/ rebecca/ andrew,很齊人。還有第一年下學期civil litigation的導修課老師eric。一起吃飯聊天,很高興,沒有壓力。今年調了組,同學的關係沒有第一年般親密,卻令調組的三個人相熟起來,與sally和kate的關係更緊密。

討論到中醫,我認為中醫生理學欠科學性,但其醫法具科學性。意思是,透過中醫方法,可治病,就是藥和病之間的規律具科學性,但其藥理和生理學則欠實證性。例如,茵陳治肝炎有科學根據,但何謂「疏肝」則不具驗證性。

談到旅遊,我想到北韓,數年前嘗試搞但失敗。希望找多些人,roundtable能成功搞成,明年復活節去北韓。

坐車時,回想工作後,看書沒有以前般雜。記得中學時,看書很雜,有物理/ 地圖/ 中歷/ 世歷/ 中醫/ 西醫/ 經濟/ 投資/ 法律/ 中國文學/ 哲學/ 數學/ 玄學/ 八字/ 手面相/ 紫微斗數/ 鐵板神數等。想起劉天賜提到的「雜學」。


世傑 | 23rd Nov 2006 | 政治 | (400 Reads)

 

[本文的撰寫,是因為一位記者朋友欠稿,漏夜找我,為此一早起床,上班前完成,刊於2006年4月22日。]

雖然香港政黨的質素不斷提高,畢竟還未出現一個具有充分執政能力的政黨。 

先看愛國愛港陣營中的第一大黨民建聯,近年增強了政黨形象的宣傳,在香港各個媒體刊登宣傳廣告,更成立青年民建聯,突出年輕實幹形象,加上副發言人制度和推薦新人加入政府架構,成為了進步最迅速的政黨。民建聯和港進聯的合併是香港政黨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當今世界,要成為執政黨,必須代表社會各個不同階層,民建聯向來主要代表基層利益,港進聯則代表商界專業人士利益,兩黨的結合形成了香港首個真代表誇階層的政黨,向執政之路邁進了一大步。 

自由黨在政治立場上雖然與民建聯相似,可是在經濟議題上的看法卻折然不同。由於該黨的組成以商家專業人士為主,思想上比較傾向經濟自由主義,認為福利主義對香港有害無益,在立法會的議席主要分布於代表各行各業的功能組別。雖然同屬愛國愛港陣營,但自由黨並未成功建立誇階層路線,距離執政還有一段距離。 

反觀反對派,民主黨的內訌此起彼落,分裂後再分裂,不分裂則搞內鬥,特別在反對第五號報告書後,黨內鬥爭公開化,於九十年代建立的知識分子道德形象盡毀,亂港自利的醜惡真身盡現。記得回歸初期,香港不少市民以為民主黨人皆為真理使者、社會良心,但逐漸發現,他們為反對而反對,反中亂港,特別在涂謹申何偉途事件後,可耻的小政客本質盡顯,支持率每況越下,距離執政越來越遠。 

同屬反對派的公民黨,聲稱走誇階層路線。可是,黨員議政能力薄弱,聲言支持自由經濟政策,卻同時又大講福利主義,訂立充滿著福利主義的政治綱領,歸根究底,原因是公民黨為討好選民而討好選民,並沒有一套完備的意識形態和綱領,盲目企圖樹立政治明星,以形象取議席,卻嚴重缺乏組織和管理能力和經驗,是形象和實力差距最遠的政黨,聲言要做執政黨是不自量力的表現。 

以上所見,整體來說,香港的政黨雖然在進步中,但距離執政還有一段距離。普選的前提要成熟的政黨政治,政黨成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盲目追求民主普選只會帶來社會動盪。所謂的零七零八,甚至二零一二雙普選,也違反了「循序漸進」這個《基本法》訂下的原則。路途是艱辛的,前路是光明的。只要愛國愛港陣營團結起來,為國家香港而奮鬥,一定能夠發展出更成熟更有實力的政黨。


世傑 | 22nd Nov 2006 | 短評 | (176 Reads)

 

下周要到杭州公幹。其實我與杭州都頗有緣。第一次去杭州是跟旅行團的華東五天遊﹔第二次是賽馬會贊助的上海安永實習,其中到杭州旅遊﹔之後在羅兵咸時,到過杭州工作兩次,年報的那次更留了一個月。

領匯將加租,有傳是因為基金壓力,加價會對政府的聲望有影響,會被指責為私營化的惡果。私營化往往成為政治爭論,大趨勢是私營化。想指出的是,有些政策是加大了政府干預,例如數年前提出的強積金。我認為,「有否違反自由市場」並不應是考慮政策的因素。但可以先以自由市場為起點,並要有充份理有才進行政府干預。

今天在一個較少的課室上tutorial,因此我們聊天的聲音更顯得大,幸好,老師還說笑,叫我把上堂講解的東西,由於還有同學不明白,再講解一次。

上課後,sally車了我和kate走,他先生在中環上了車,還邀請我們一起吃飯。想不同上等人家也如此nice,十分欣賞。其實倒轉頭想,往往就是因為他們有如此好的品格,才做到上等人。


世傑 | 21st Nov 2006 | 短評 | (165 Reads)

 

做了個case study,當中涉及一個法律問題︰若簽約有三方,其中一方不覆行合約,其餘某一方可否因此而終止合約?

最近,內地婦人來港產子成了話題。這事件令我想起英國,英國是一個非常熱門的偷渡國家,入境問題是政治爭拗的重點,與香港的情況有點像。問題關鍵是《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回想,於80-90年代,很多香港人也利用此法理到西方國家產子。從經濟學上,每個人在法律容許下(甚至不容許下)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是理所當然。其實為何會有此「在此出生便有此居留權法理」呢?原意何在呢?為何不要求父母須為香港永久居民子女才享有居留權呢?


Next